餅仔

坑底生活。

[Pharmercy] 成長痛 - ch.002

========

旅行前一更,正經跟戀愛的比例很難拿捏......
我其實就只想寫笨蛋式戀愛腦LOVELOVE閃光彈甜掉牙之類的,
所以請別太深究其他背景設定。

========

001.

002.

事實証明人的腦袋真的很容易被情感所左右,某些人僅僅是存在於同一個空間裏就能顛覆你對世界的觀感,Fareeha Amari想,明明是同一條廊道,回程居然會比去程明亮得多,而原因多半出自前面那個牽頭人,沐浴在月光下居然會閃閃發亮的,Fareeha用空下來的手擦了擦眼睛,有點不敢置信,她嘗試用科學點來分析,大概是因為Angela Ziegler本人整體的淺色調都會以最大倍率反射光:白裏透紅的肌膚,細砂般的金髮和一身無瑕的白大掛……等等!有點不對!

而Fareeha這才發現,在漆黑中亮如星火的,是她自己——

「這是,傳聞中的奈米光束治療?!真的研發成功了?」

從外牆玻璃窗上的鏡像反射中,Fareeha看到自己全身上下被一團不思議的光所包裹,因過生長而產生的骨骼痛楚不知不覺間消散於這層暖流裏,近乎奇蹟的治療技術使她在內心對Angela的本事讚嘆不已,卻沒法再像小時候一樣坦率地將『Angela姐姐好厲害!』掛在唇邊,為什麼呢?是由何時開始的?變得如此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在對方面前說錯一句話,而倒不如不再說話。

「對,雖然還沒正式投入實戰使用……明明就只差一步了!」

跟據過往多年相處的經驗,Fareeha從背影也能想像到Angela現在的表情有多不甘。

「只差一步?嗯…所以你又被Jack叔叔『勒令』休息了嗎?」

「是『請』我休息!別說得我好像被趕出來似的!」

『但你是真的被趕出來嘛……』Fareeha無奈地在心裏想,而且這情況還屢見不鮮——

誰會想到號稱天才,稱得上大美人的Ziegler醫生會如此不修邊幅地沈迷研究?在初期不算健康但還算正常的作息時間,一旦到了關鍵的後期往往會變本加厲,甚至廢寢忘食只靠著咖啡因在研究室裏扎根渡日……

其實以Jack Morrison為首的領導三人組是挺欣賞新人這份熱心的,但為了她的健康和避免Overwatch被外界標籤成黑心組織,就只能將Angela『請』離研究室放假,但固執的某人還是會偷偷地跑到研究室外頭轉,令作為上司的Jack幾乎要用命令式強制將她禁足在房間,Angela才會心不甘情不願地回到宿舍休息個幾天,但可想而之往後同類型事件只會不斷上演,而他們總得為此想個辦法,讓新來的小醫生乖乖聽話。

「Fareeha,我的小寶貝,作為未來的大英雄,今天你的任務就是負責從敵人手中『保護』Angela姐姐!」

「好的!媽媽!我會好好完成任務,盡全力保護Angela姐姐的!」

Fareeha回想起當時自家母親Ana Amari經常交托的『英雄任務』,大約可分成『搶點』、『保護』、『運送』三種,而『保護』是指不分晝夜守在目標附近防範敵人,細想起來,『保護』任務被指派的目標從來就只有Angela一個,但同樣是被Ana乘便調來照顧自己的Jess McCree卻從沒有過這種待遇,這才意識到自己是反過來被利用於照顧Angela的棋子,而大概Ana也沒想到效果會這麼好,跟Fareeha在一起,Angela就會定時作息飲食,而且大部分時間還會陪她待在房間玩耍——

說到房間,因為被勒令停職,所以Angela自然地拖著Fareeha回到她的宿舍間而不是醫務室,習慣真的很可怕,Fareeha像小時候一樣徑自隨意躺臥在Angela的床上時才驚覺原來自己一直這麼失禮,但才剛抬起上半身又被Angela按回去,輕輕在Fareeha的額上貼上一張降溫貼後也順勢鑽進被窩,習慣真的真的很可怕,明明感覺還是有點尷尬,但睡意卻伴隨著安心感慢慢襲來,可Fareeha還不想睡,剛好斜眼督見牆上掛著裝有翅膀的戰鬥服設計圖樣:

「Angela姐姐,牆上那個設計圖是?」

「『女武神急救裝』,是為了讓後排的醫療兵上前線而設計的。」

「醫療兵上前線?!」Fareeha不自覺地提高了聲量。

「嘿嘿,嚇了一跳嗎?」

「是嚇了一跳,可是……」

可是沒人會期望醫療兵上前線,但Fareeha沒說出口。

「Fareeha,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沒人想過醫療兵也可以在前線工作,但我會讓所有人改觀的,現在就只差Jack的批准了,他總是那麼小心眼,生怕會弄出什麼差池。」

「我想Jack叔叔最大的顧慮,大概是你的安危吧……」

不難想像多年征戰讓Jack太明白無情的戰場不會憐香惜玉,而且現實一點來說最怕是救人不成反成負累。

「那件制服後方的翅膀就為此而存在,它不是徒有外表的裝飾,滑翔功能令我能夠在混亂的戰場中無阻移動,快速支援有需要的傷患,而且……」

Angela遲疑了一下——

「而且我也進行過適當的訓練,也配備了最低武力……我會讓所有人改觀的!」

再次重覆的一句話,說得鏗鏘堅定,不容置疑。

或許外人難以明白,對一個極端和平主義者來說,配備槍械等同跟自己的理念作出最大挑戰,這份決心令Fareeha確信Angela會做得到,正如她兌現了當初跟自己的承諾,真的研發出像施展魔法一樣的光束治療,讓她的痛痛一瞬間飛走。

Fareeha再一次覺得Angela真的很厲害,厲害得她彷彿都不懂其他言辭去表達這份敬佩,她想,如果想要一直見證這份強大,現在的自己就只能更加努力去獲取成為Overwatch的資格,或許將來某天可以親眼見證Angela救急扶危的身影,在戰場間飛舞的——

「為什麼是女武神而不是天使?」

「Fareeha……為什麼你之前一直迴避我?」

「……」

沒想到Angela突然轉變話題讓Fareeha一時語塞,她不是故意迴避的,只是一旦意識到某些情感就很難在本人面前態度如常,唯有彆扭地選擇避而不見。

「我……只是太久沒見Angela姐姐,感覺得點彆扭。」

Fareeha沒有說謊,她的確有二三年沒到過Gibraltar基地沒再見到Angela,直到參加Overwatch這個暑期新兵體驗營之前,她還是很期待再會面的。

「真的?」

「真的。」

Fareeha答得心虛,沒想到Angela這麼多疑,同時慶幸在漆黑中沒法從表情語氣中辨別真偽。

「太好了~沒被Fareeha討厭。」

——撤回前言,即使在如此黑暗的環境下,Fareeha也能感到背對著的Angela,從绷緊的神經裏鬆了一口氣,沒想過自己會如此影響Angela的情緒,Fareeha懊惱之餘又感到有點愉悅,可她更沒想到下一刻Angela會從後抱上來,同一晚第二次將她嚇得僵在原地。

「唔……Faree……ha…真的…長大了。」

因為當事者已經發出平穩的呼息表示入夢,使Fareeha沒法深究這句意味不明的說話,只是記起某人以前就說過她的高體溫好像移動暖爐,小小隻抱起來很舒服云云,而將她當成專屬睡眠抱忱——

習慣真的真的真的很可怕。

TBC


[Pharmercy] 成長痛 - ch.001

========

我明明月更都還騙到人來粉我.....
所以為了紀念這一百個被騙進來關注我的人,
決定開個新坑讓大家一起掉下去。

========

001.

時值午夜,人在床上的Fareeha Amari因疼痛而輾轉反側,翻過身伸手確認床頭櫃上的電子鐘,在黑暗中顯得有點刺眼的幽綠光標示著02:15a.m.,比平常的入眠時間晚了3小時——

一向習慣規律地按時作息的Fareeha隨手放下電子鐘嘆了口氣,大字型躺在床上呆望著房間天花,眨眨眼讓渙散的精神集中起來後決定下床出外換個氣氛透透氣,反正以她現時的身體狀況來說要在一時三刻之間睡得著比登天還要難。

為了維護和平就必需日以繼夜的監察世界動向,所以基本上Gibraltar基地是二十四小時營運的,無縫的輪班制度讓所有時段都有一定數量的人員當值,但深夜時段仍然會配合人類正常作息以低能源配置空間,有別於日光充足的白天,被月光所籠罩的基地有種濛瀧的神秘,腳步的迴聲在昏暗寂靜的廊道裏無限放大,原來一向瞭若指掌的地方一旦被陰影遮蔽,可以陌生得如此讓人心生不安,Fareeha甚至有種處身異空間的錯感,促使她快步走向大門,然而剛踏出電子門就感受到室內外的溫度差——

「好熱。」Fareeha忍不住說道,然後開始在腦中搜索可以避暑的地點。

許些年前裏,多次跟隨母親Ana Amari來到Gibraltar基地的Fareeha,以『正義大冒險』之名將基地裏裏外外從底翻了個遍,除了一些機密要點以外,基本上都被征服在孩童的好奇心之下,同時Fareeha也發現,能夠容納幾百人的空間實際使用率其實不足70%:基地後方的補給倉庫、遠離主廰的後備資源中心、空置的宿舍,這些被遺忘的半廢置空間在小小的腦袋裏自然變換成英雄的秘密基地,只屬於Fareeha一個人的遊樂場,玩到累就席地而睡,從沒有過什麼擔心,因為厲害的母親Ana有『超視力』可以從任何空間找到她,但當Ana實在分身不暇時,這項重要的任務偶爾也會被拜託給別人,代班中Fareeha最討厭壞牛仔Jesse McCree,他總會故意超用力的把她的臉捏得又紅又痛,然後嘲笑她是個愛哭鬼,於是不甘的Fareeha學會當個聰明的愛哭鬼,她會將眼淚儲起來,直至找到Gabriel Reyes叔叔告狀……後來Jesse都不敢捏她臉,但還是會捏她鼻子害她因呼吸不順而嚇醒;如果醒來看到的是Angela Ziegler,Fareeha就會覺得那天是大幸運日,因為Angela是很難得一見的代班,而據Ana所說那種時候通常都是Angela被Jack Morrison勒令放假停止沒日沒夜的研究時,被她公器私用調去照顧自家的小不點。大家都說Angela是天才,Fareeha覺得很厲害,明明跟Jesse同歲,行為性格卻大大不同,大概是天才與凡人的區別,會以輕柔的聲音喚醒她,會送她好吃的朱古力,會認真聆聽她說一些有的沒的,Fareeha最記得Angela白皙的手,被讚許而摸上她的頭時感受到指節分明的骨感,看似瘦弱卻被牢牢握緊時傳來某種溫暖強大的安心感,明明那個年紀的Fareeha覺得牽手很丟臉,卻從來沒法甩得開,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微涼的海風迎面吹送,吹散踏入初夏的悶熱,混雜著海水獨有的腥潮味,似乎也舒緩了身體的不適——

沒什麼人知道Fareeha的秘密基地覆蓋Gibraltar基地以外,沿海的岸線有許多未被發展的空間,其中一處入口僅及半個成人身高,但對當年孩提時期的Fareeha來說卻是剛剛好,長滿翠綠野草的空地環山面海冬暖夏涼,重要的是隱蔽得連母親Ana都難以發現,當然後來知道Ana所謂的『超視力』其實指監視鏡頭後,一切都變得更加合理。

Fareeha隨便找了個位置躺下,剛閉上眼就聽到腳步聲,經Fareeha分享過這地的人只得兩個,而半夜時份會過來的除了Jesse McCree那個不良少年外也很難想像有別個誰,於是Fareeha連眼也懶得睜一下就說——

「以前總想著快點長大,誰想過成長是這樣他媽的痛的?痛的我都不想長大了。」

「……」

沒有預期的尖酸回應讓Fareeha有點訝異,不過偶爾也會這樣,特別在那個脾氣不算好的牛仔心情鬱悶時,他們都習慣把這裡當成避難所,然後協議大家不打擾大家——

閉著眼睛的Fareeha感覺到對方有點遲疑的坐到她的身旁:

「喂!你是怎麽了?」

為什麼要坐得離她這麽近?然後答案顯然易見——

來者不是Jesse McCree。

猛地睜眼果然看不到古怪的牛仔服飾,取而代之映入Fareeha眼簾的是純色的白大掛——

『Shit!』Fareeha心想。

隨即坐起身,雙手無意義地搓著衣服下擺,尷尬地說:

「呃!我不知道是你,Angela姐…姐?!」

因為說話途中反射性的躲掉對方伸過來的手,然後下一秒Fareeha Amari就被Angela Ziegler跨坐在大腿上用雙手強制按著肩膀,本來還在四處移遊的視線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得不好好看著對方……

蔚藍色的海裏載滿星晨,映照在蜂蜜色裏顯得太過耀眼了。

Fareeha剛想要偏頭別開視線卻被Angela命令道:

「別動。」

於是Fareeha只能僵直身子呆然看著對方慢慢貼上來,以額頭碰額頭的方式量體溫,距離太近使Fareeha緊張得屏住呼吸,瞪大眼睛不敢眨一下,臉上的熱度好像在蒸騰——

「果然…發燒了。」

Angela皺起眉頭透出不容置疑的神情,長長的睫毛在微微抖動,Fareeha暗自慶幸即使是這種距離下對方也聽不到自己猶如雷鳴般的心跳聲,然後就被Angela強拉起來,站直後雙方都有點茫然,大概都想著同一件事——身高差反了,只不過數載時光,Fareeha覺得Angela跟自己的距離跟她的身高成長成了正比。

二話不說被拉走,像小時候一樣被牽在後頭的Fareeha第一次覺得Angela很小隻,很難想像面前這個單薄的背影背負著大多數的的性命在奮鬥,明明過往覺得暖和寛大的手如今竟然顯得有點失溫,冰冷的指尖在顫抖,Fareeha想,或許是自己太笨才一路沒看清Angela的本質,天真地打從心底相信母親的『超視力』和年紀輕輕就成為眾人口中的天才那份非人的強大……


TBC

理由是某A醫生發現自己胖了...然後地上最邪惡的計劃就誔生了——
<<私以外、全員胖子。>>

********

3月更新情人節的梗...
慣例的遲到...大家習慣就好(喂
可以的話...期待3月再更新.......

生存報告。

現充時間分配不好,新年忙到什麼都沒更新。

手速永遠追不上靈感,太貪心所以坑在半途中。

還沒坑大家就坑死了自己。

展望二月份。

明明落筆時還想著畫愛情片,卻一不小心畫成了笑片。
祝各位聖誕快樂。

輝輝❤️ (被邀請以後已經開心得不能言語,這人沒救了⋯⋯

Gyokuki:

最近想玩画风调查问卷!然后约了@餅仔 太太www阿饼的画风我超喜欢的,超级可爱ww

因为画的角色所以打tag(其实是想打广告:来呀来呀一起玩!

(处cp那里明明没有交流但是却很默契的感觉。。)


[PharMercyMaker]Trick or Trap - 004

========

*萬聖節AU。主Pharmercy,私心Mercymaker,來互相傷害。

表示作者仍然生存的混更,就短短一口雙飛糖,

然而還未進入主線,也沒有說好的Mercymaker......

懶得看字的話其實以下一張圖就已經可以概括全部——


宣揚蹭胸的美好。
========

004.

狼族是天生的戰鬥族裔,與生俱來的近戰型體格沒有多餘的贅肉,柔軟的毛皮下盡是硬邦邦的結實肌肉,以致女性狼人在人類界別幾乎都可以劃分在貧乳區……

Fareeha盯著眼前陌生的軟肉,拼命地克制自我——

五分鐘前,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被女巫當成抱枕。性格偏向孤高的狼群族間雖然會睡在一塊,但基本上並不流行親昵的舉動,所以Fareeha的身體自然因不習慣而僵直,她努力縮起肩膀試圖從環抱她的手臂中脫出,睡迷糊的某人卻不知廉恥地一點點收窄兩人之間的隙縫,於是臉就被迫埋在軟軟暖暖的峽谷中……噢,這是什麼巫術?!酥麻感讓狼耳都高高豎起,然後進入天人交戰的膠著狀態。

然而這場意識之戰並沒有對持太久,因為向來情感主導的狼子並不擅長跟理性打交道,所以最終還是敗給了野性的慾望,於是逃避現實似的閉上眼睛,把頭埋向美好之地,然後,拼。命。的。蹭……這大概是犬科動物的天性,所以不能怪她,Fareeha想——

原來女孩子的身體可以這樣又香又軟又舒服,然後忍不住發出滿足的感嘆。

這個世上大概沒有幾個人能被這樣蹭,還可以沒事般睡下去,Angela是帶著三分驚訝的心情被蹭醒的,若不是同為女性而且對方又是個身高只到自己半腰的小狼人,她大概已經不留情面地用力把涉嫌性騷擾的人踹下床去;而剩下的七分心情,全都送給了無奈,因為在懷中亂搗的那匹小狼太沈醉在夢中世界,甚至沒發現正被她盯著看,連同在被褥下亂掃的狼尾巴,一切都顯示某狼子異常愉悅的心情——

「這樣很開心嗎?」

哦,她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問,或許是起床慣例的低血壓讓頭腦不太清醒,又或許是難以理解狼子快樂的理由。

而突然被問及的人顯然受到了驚嚇,身驅一震,動作僵止在途中,原本高豎豎的狼耳徐徐垂下,因為沒敢抬頭面對所以看不清表情,卻誠實地輕輕點了點頭——

老實得過份!

萌點被篤中的Angela反射性向前抱緊萌萌的小生物,她並不討厭誠實的孩子,於是獎勵性的摸摸頭,卻惹來意想不到的反彈,突然炸毛的狼子掙開懷抱彈跳而起,紅著一張臉怒視她:

「別把我當成小孩子!我已經320歲了!」

明明狼形態的能力和體格都屬於高階級別,偏偏因為某方面還未開竅而令Fareeha的人類外表一直維持在小孩模樣,令她經常淪為同族的訕笑對象,該死的青梅竹馬偶爾還會故意給她送吃糖果……明知她最討厭甜食的!

即使大家的戲弄並不真的抱持惡意,但吃足苦頭的Fareeha無論如何還是討厭被當成孩子對待,她的自尊不允許,尤其是在女巫面前……

嗯?為什麼?

還未來得及深究就聽見女巫咯咯的低笑聲——

「370。論歲數我還是比你大,小妹妹。」

好不容易築起的內心城牆又一次崩塌,Fareeha覺得女巫魅惑的笑容裏必定帶著魔,才會讓她張嘴卻說不出一句反駁話——

太狡滑了。

TBC

亂來的草稿流條漫。
設定是Talon對Ameile的改造只有死可以解除,但Angela捨不得殺死Ameile。
然後,就沒有然後。

[Pharmercy] 愛情觀。

========

超級傻白甜,甜度爆炸的雙飛糖。

比預期花多了幾天,然後完全沒動過萬聖節文...哈哈哈哈哈。

靈感真的永遠遲來先上岸。下次預定要畫圖。

========

隨著Winston發起的召還,Overwatch正式重啟,為了讓新舊成員彼此熟悉,於是就有了這次的小型聚會,Fareeha Amari人坐在Gibraltar基地一個不顯眼的角落裏,望著手裏的啤酒瓶發著呆,怎麼會忘記這班人有事沒事最喜歡開派對的?

一如十多年前聲勢浩大的Overwatch鼎盛期,單單是主力成員已經有百多位,還未計算其他後補輔助的工作人員,不只城中名流紳士爭相邀請作客,在資金充裕的情況下,他們一有機會就舉辦所謂的『慶功宴』,雖然還未算得上夜夜笙歌,但這點想當然在日後也被追究成腐敗的誘因——

而或許真的是這樣也說不定。即使頂著正義衛士的光環,但戰爭還是戰爭,染滿血的雙手掩不過良心,只能放蹤沈溺在謊言編織的夢裏——

********

Fareeha抬頭望上那盞華麗的大型水晶吊燈,幾百個吊飾在搖曳,互相折射出閃爍不定的光,聚光燈使她感到發熱暈眩,明明身處彷似無邊的宴會場卻仍然感到侷促不安。在這場盛宴裏,廿十出頭沒有功績的Fareeha基本上沒有個人身份,她的頭銜只有一個,偉大的Amari上校……的『女兒』。

Fareeha從小就為母親的輝煌成就而感到非常榮耀,只是當一個人開始成長,開始擁有個性,就會發現活在陰影下真的不太好受,她覺得自己不被在乎,覺得自己格格不入,覺得自己並不屬於這個宴席,可她還是一次又一次傻呼呼地跟著母親,來到每一場宴會中如坐針氈,就只為了一睹那個人的風彩——

Angela Ziegler略施紅唇脂粉,一身火紅色晚禮服,大開的背後位大膽地露出嫩滑肌膚,白裏透紅,彷彿下秒間就會從背上長出美麗的翅膀,自由穿梭於宴客中,時而駐足時而飄遠,在各個的群體裏輕鬆遊走的『穿花蝴蝶』……

為什麼只是年齡上五個年頭的差距就足以讓她們之間分別這麽大?由單純好奇觀望到移不開視線,再到承認心底小小小小小的祈盼著什麼時,Fareeha的心情已經不能受控地隨著蝴蝶而起舞,忽遠忽近的,忽高忽低的,Angela舉手投足間燃點著火燄,到處種下的名為『戀火』的幼苖,而年少懵懂的Fareeha就只能和其他凡人一樣,無可避免地,被燎原的星火燒光心神……

********

回憶就像電影回放,最終停頓在心跳聲最大的那一格,然後眨眼之間十年時光飛逝,已經三十有二的Fareeha以為自己已經擁有足夠閱歷去回首過往,卻發現時間只會帶走年華,而不會教人成長,她仍舊是那晚那場宴會裏那一個廿十出頭的笨拙小伙子,不擅長交流而躲在角落裏,卻引頸盼望著朝思暮想的身影,她突然覺得生氣,生自己悶氣,然後心生不忿地灌自己喝下最後一口酒,試著站起身,頭卻有點暈,跌跌撞撞地向醫務室走去。

昏暗的醫務室裏沒半個人,想當然也是,將來要值班的那個人還在外面談笑風生,Fareeha燈也沒開,摸黑走進去,踢倒一兩個小東西後順利地找到床躺上去,對,病人就該躺在病床上,她閉上眼睛想,胸腔中有份無處宣洩的難過,骾在喉頭,明明已經來到這個不分年齡性別,連人類跟智械也可以成婚的世紀,怎麽還未有超級偉大的人發明可以治療單思病的藥呢?

『BIMAJO』,Fareeha記得剛才源氏脫口而出的單詞,據說是來自他家鄉的一種稱謂,她其實聽不明白,但又好像隱約了解其中的意思,因為她也一樣,跟Angela再次碰面後腦袋中只剩下讚嘆,年月為她添不上一點風霜,只是洗盡了她的鉛華,卻更顯脫俗氣質,周美玲博士被冰封了還說得過去,但她呢?其實是啃著防腐劑過活的吧?還是造物主對天使的偏坦?

明明十年軍旅生涯放下戀心練成心如明鏡止水,正義的樸克臉歷盡大小戰役也處變不驚,Fareeha在無數次想像中,與Angela平靜地相知相遇,像舊日般噓寒問暖,殊不知現實中明鏡居然會因為一個勾勒得剛剛好的微笑而碎滿一地,還好仍有張樸克臉可以勉強掩飾盪失於浪濤裏的心——

「小法,沒事嗎?」如果是幻聽,那有該多好?

曾經的Fareeha最喜歡『小法』這個昵稱,這個特別稱呼只屬於跟母親Ana最熟絡的幾位Overwatch成員:Morrison叔叔,Reyes叔叔,Reinhardt叔叔,Torbjörn叔叔,還有她最親近的Angela姐姐,而他們每一位都是拯救世界的人民大英雄,真的太酷太酷了!

可惜的是,孩提時代的單純美好,總是遺落於歲月洪流裏,三個最令人羨慕,最要好的朋友,由不敗的母親殞落開始,然後到Morrison跟Reyes兩位叔叔的意見分歧間接導致Overwatch的終結,Fareeha根本沒敢沒能也不想相信,明明一直近在咫尺,但連最基本的消息,她也得靠後來的輿論報導才能知悉……因為無知也是罪,所以最後她只得恨,恨自己太過年少天真,分不清善惡情仇,看不懂忠奸愛恨——

Fareeha厭惡『小法』,更討厭Angela待她如『小法』,她早已不甘於當母親保護傘下的小女兒,更不想再當『Angela姐姐』眼中的小妹妹——

睜開眼,抓住Angela貼上她發熱的額角而顯得微涼的手掌,Fareeha直勾勾地看向上方,然後說:

「我喜歡你。」

已經適應昏暗的視野讓Fareeha清楚看到Angela由驚訝到疑惑再到現在吃吃地低笑出聲。她大概以為她在說笑,於是她趕緊再重申一次:

「我說我喜歡你呀。」

換來良久的沈默,久到Fareeha將之理解為拒絕時,Angela像往日哄『小法』般溺竉地說:

「你現在乖乖去睡,明天酒醒後不後悔再來跟我說。」

然後往下墮的心一下子浮上來,懸掛在半空中,與星辰為伍。

********

任務標題:『告白告白再告白!』|任務地點:『Gibraltar基地醫務室』|

任務目標:『未知』|任務報酬:『未知』|

棒透了的勇者法拉說:「我喜歡你。」

懸壺濟世的大BOSS慈悲阿姨說:「你明天再來。」

日復日,重覆又重覆——

『Fareeha Amari,歡迎進入無限循環的OW世界。』

Fareeha腦中自動響起Athena的機械音。遊戲開始了,而她連發生什麼都不明白,就胡里胡塗被開始了勇者之旅,起始任務只有一個,直接攻略黑幕大BOSS,但因為嚴重缺乏提示,所以卡在半途,不上不下不左不右,就是所謂的卡關,還一卡就這樣卡了半年——

「……」Fareeha都不知該從哪邊入手回應自稱遊戲職人的Hana。

「來自資深遊戲玩家的最佳建議,一言既之就是『棄GAME保前途』呀。」

「但我做不到半途而廢。」

「現在是遊戲商惡意玩弄玩家,而且遊戲成癮是病,可擔誤終生,得治唷。」

「就你最沒資格這樣說我!而…而且也談不上是『玩弄』吧……」

「唉,就是要有像你這樣的抖M願意獻身獻金獻時間,遊戲商才敢變本加厲,到現在快要連條毛都要DLC了,Fareeha阿姨,你都不知人間疾苦哩。」

「呀哈哈哈哈哈哈,不行,忍不住了,真的要笑死我了,」

看著被年齡差十年以上的Hana用那似是而非的比喻教訓得說不出話來的Fareeha,大情大性的俄羅斯女孩Zarya實在沒能忍著笑聲,然後老羞成怒的Fareeha將兩人通通趕出自己的個人宿舍之外,說什麼給點建議還不是來八卦的!更何況一開始就沒人要詢問她們的意見!

「唉……」

在Gibraltar基地裏,告白事件基本上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還是Fareeha自己說出來的,不過是被問到每天到醫務室幹嘛時,覺得沒什麼好隱瞞就直說了,然後就開始感覺旁人比她自己還要著急……

Fareeha頽然地坐在床邊,望著天花發呆,老實說『玩弄』兩個字有點刺痛她,她不是沒有想過,只是不想承認,要說的話Angela的『玩弄』應該是出於善意,善良如她大概不忍心正面正式拒絕可憐的『小法』……然後越想真的覺得自己越可悲,因為即使來到這一刻,Fareeha還是打從心底寧願抱著虛假的希望苟延殘喘,卑微地乞求或許從來都不存在的愛情,而這種消極的想法,一點都不像她。

********

終於等到Winston珊珊來遲發下首個任務,嘗試證明不是召還她們來Overwatch聯誼或者發展不純同性交遊的,因此Fareeha需要離開Gibraltar基地一個星期,遠赴Ilios替當地工會運送物資,安全評級為一星的超和平任務,披甲上陣也只是因為習慣,Fareeha想,也許正是時候給自己身心放個假,然後再試試重新出發。

Ilios的美麗是世界聞名的,寧靜的綠色小島坐落在蔚藍的海中央,帶著濕度的溫暖海風吹起幾縷黑色髮絲,Fareeha用手將之撩到耳後,眼眸裏載滿乾淨純粹的藍,放眼望去海天一色,無限伸延到遠方的地平線使世界看起來無邊無際,顯得她是如何的渺小,執著都彷彿變得沒所謂,也沒必要強迫自己去放下思念,因為人類根本無力控制所思所想,被奪走的情感早就不屬Fareeha的管轄下,她只有權選擇去承認,喜歡一個人,就想待在那個人身邊,在她左胸口下方跳動的那顆小小小心臟,實在太小,小得裝載了一個人,就容不下其他心思。

一個星期的運送程序已經進入倒數階段,Fareeha一心只想快點回去Gibraltar基地,卻發現命運真的很喜歡作弄人,居然在這個一星任務中剛好遇上Talon的小部隊來找碴,老實說她可以兩三炮就把他們轟個落花流水,但她實在不願影響Ilios的風景,破壞只是一瞬間的事,但修復需要的時間或許是千倍萬倍之久,這層顧慮使她執意引導小部隊來到影響比較小的空曠海岸線前——

「正義從天而……呀!」

意想不到一個小部隊也會有狙擊手埋伏,Fareeha咒罵自己的輕率,快速回送對方一個震盪彈後,心滿意足地連同機甲一起往下墜……

********

Gibraltar基地的醫務室裏,坐著一個人,躺著一個人——

Angela坐在床邊看著安然沈睡的Fareeha,用手指隔空沿著輪廓描繪她的臉,埃及人血統的深刻臉龐,加上「荷魯斯之眼」的紋身,真係跟她母親如出一徹,如果Ana知道她的女兒如此狂熱地愛著她的話,不知道會怎樣想呢?

大概會不動聲色地幫助女兒後,在旁看好戲吧,猶如十年前那些瘋狂的宴會裏,總是找到機會就隨手就把呆頭呆腦的Fareeha掉到自己面前,然後自顧自的跟Reinhardt談情去,想都沒想過她可是看著Fareeha長大的『Angela姐姐』,怎會讀不懂她眼中那點點情愫?怎能回應妹妹或許只是一時錯認的情感?

更何況那時的Angela年少輕狂,不乏愛戀對象,但越是去愛就越不懂愛——

愛是什麼?是不存在的虛幻。

戀是什麼?是人類用來互相填補寂寞的借口。

世界上根本沒有誰真的會因為沒有誰而活不下去,兩個原本緊握的手一旦放開,很快又會牽上別人的手,一生不變的愛只存在於幻想國度,而理智如她根本就從來都不相信所謂童話,到後來Angela甚至覺得自己在幾年間耗盡一生中所有「愛」的容量,所以難以再為別人而動情,她太過聰明知性,以致沒法像旁人一樣盲目地相信愛情……

Angela認為每段感情都總有個限期,直至她遇上一這種生物叫『呆瓜』——十年不見的Fareeha,依舊帶著藏不住的初戀情愫,還好像永不知倦般,一遍又一遍來到她的跟前,用蜂蜜色的眼睛對她訴說著純粹自然的愛……

在不知不覺中,Angela又開始久違的祈盼——

是愛嗎?還是太寂寞了?是戀嗎?還是被愛的虛榮?

聰明人的愛有無限顧慮,偏惼有個無所畏懼的勇者,用火箭炮『轟隆』一聲,就將疑慮都打碎,還擅自闖進別人的心房非法定居——

以為不會再為誰跳動的心,正在『卜通卜通』的,向主人大聲宣示自己的存在。

********

Fareeha睜開眼,就看到Angela坐在床邊,一臉擔憂。

她認得自己在Gibraltar基地的醫務室裏,只是有點疑惑:

「我怎麽回來的?任務怎麼了?」

「Ilios工會的人把你送回來的,任務也順利完成了。」

「……這,這還真是丟臉呀。」

「才不丟臉!你盡力保護了Ilios重要的財產,她們可是對你的行為讚譽有加呀!不要無端自貶身價了!」

「……」

沒想到Angela會這樣激動,讓Fareeha呆若木雞,而她也好像發現到自己的失態,輕咳了一聲:

「你整整昏睡了三天,有什麼地方覺得奇怪,覺得痛嗎?」

Fareeha張嘴想答沒,思念一轉,用手指著自己的左胸口:

「這裡痛。」

然後被自己的行為嚇了一跳,她大概是睡懵了,才會這樣自堀墳墓。

Angela詳細檢查過Fareeha只是中了強力的睡眠槍,從高處墮下的力也基本上被機甲的防禦系統所卸走,而其他外傷擦傷也早已經被她的用納米光束治療好,所以她自然明白Fareeha想訴說的絃外之音。

「哦?這樣呀…那好像是心病,該怎麼辦呢?」

Angela歪頭一問,讓顫顫驚驚的Fareeha心中更忐忑,深怕下一秒就要被拒於門外。

「說到底,心病還需心藥醫……」

說完後,Angela自顧自的掀起Fareeha蓋著的被單一角,整個人鑽進床鋪裏,單人床對兩個人來說實在有點窄,Angela只好用手環上Fareeha挺實的背,把整個腦袋埋進她柔軟的胸口裏,耳朵貼著暖暖的胸膛,聽著她的心跳聲——

「Zi…Ziegler醫生!?」

Fareeha沒想到Angela會這樣抱著她,都嚇得叫她醫生了,Angela卻不為所動,還在她懷中用悶悶的聲音問:

「你不喜歡?」

不喜歡個鬼!但這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吧!——Fareeha在內心吶喊。

Angela超出預期的行動使Fareeha感到手足無措,她不敢動,Angela卻開始更加肆無忌憚地往她懷裏蹭,淺金色的髮絲撩撥著她的鎖骨,癢癢的,癢到心坎裏……

「你…你到底在幹什麼……」

「治你的病。」

Fareeha感到口舌乾燥,都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小法~痛痛飛走囉。」

突如其來就迎來一次衝擊,小時候的咒語變成一堆火箭炮在她腦中齊彈發射,正義從天而降然後大爆炸……因為那個人居然開始在被單下親吻她的胸膛!

「等、等等!」

Fareeha及時用手抓住某顆亂來的頭,卻意外看到Angela因不滿而皺起的眉頭,就好像她打擾了她似的,是她的錯麼?為什麼這個人總是這樣意味不明,讓人猜不透想不通?

「呆瓜。」

不知怎的就被罵了,Fareeha覺得自己很無辜,有冤無路訴,都沒人跟她說過大BOSS原來不會按套路出招,明明上星期她還在卡任務,一覺醒來就突然進入臨戰狀態是想怎麼樣,這遊戲還能讓人活麼?

「就、就算不確認感情,至少…至少也該按部就班先從嘴唇親吻開始吧?」

Fareeha越說越沒底氣,她不想承認,可她大概真如HANA口中所說那種抖M玩家,只能認命地倒貼在遊戲商的淫威下嘆氣——

棒透了的勇者法拉說:「唉,讓我親你吧。」

懸壺濟世的大BOSS慈悲阿姨說:「不要。」

吓?!為什麼?Fareeha瞪大眼睛盯著Angela,她到底又想怎麽樣了?

懸壺濟世的大BOSS慈悲阿姨說:「……通關詞呢?」

棒透了的勇者法拉說:「……我喜歡你。」

然後Angela仰起頭,灼熱的呼息噴灑在Fareeha的耳朵上,那是很輕很輕的一句話,輕得要如此貼近才能聽得清楚:

「……我也喜歡你。」

言語化作羽毛,落在Fareeha心間,泛起了一層層思緒浪花,難以言喻的情感,只能以行動低頭親上日思夜想的唇瓣,吻卻意外地被某個人用手所阻隔,落在溫軟的掌心——

嘴角微微勾起好看的弧度,惡作戲得逞的人用魅惑的聲音說:

「不行……Fareeha,我來主動的話,會讓你更開心。」

『轟隆!』——

********

『大BOSS用言語攻擊打出十萬點真實傷害!勇者原地爆炸了!半壞的裝甲三爬兩撥就被完全摧毀!亳無還擊之力的勇者順利被大BOSS吃抺乾淨!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你的資深遊戲實況報導員 D.VA

「愛你唷~」

END

Halloween Part.2 MercyMaker
Mercy阿姨在我心目中是天然總攻...大概...